第三十三章 中入圈套_通天之路有声小说

第三十三章

心跳回归正常频率,紧张感逐渐退去,稳定下来的关佳佳站在门口这才开始环顾病房,眨眼间她的注意力落在了右前方,一个蓝色的医用屏风把自己探寻的目光挡的严严实实。

瞳孔紧紧锁定住医用屏风他就躺在屏风的那面,关佳佳恍惚间觉得这一切都太过虚幻,她在昨天晚上预想过有太多的可能性发生:或许她会被蔡警官他们护送回家没有机会看望;或许她靠近病房就会被看守的警察认出来;或许她还没来得及看见他,他就已经死于各种突发的并发症……

可此时此刻此景无一不在告诉自己是真真切切的和他一个空间,相距不足四步,只有一扇屏风阻拦了他们相见,她甚至能听得见屏风后面他那虚弱却又熟悉的呼吸声。

脑子里想的再多却也只不过是几秒钟的事儿,关佳佳盯着屏风,把推车随手推向另一边,整理了一下衣着然后一步步的走过去,她心里那份积攒许久的兴奋和喜悦也随着每一步的迈近而上升。

当走到屏风前不到半米的距离时,她停下了脚步,右手因为感情的强烈波动有些颤抖,伸手抓住屏风,关佳佳的期待值和激动上升到了一个顶点。

“哥!”伴着一声发自内心的亲切的轻唤,关佳佳喜极而泣的拉开了屏风,她仿佛预见了哥哥看到自己时,二人充满喜悦的表情。

可拉开屏风后,眼前的情景不由得令她倒吸一口气,整个人僵在原地,顿时耳边‘嗡’的响个不停,头皮一下子裂开,灵魂仿佛从几万米的高空坠落,下方是深不见底黑洞洞的寒窟。

“关佳佳,我可没有你这个好妹妹啊。”叶瑀坐在病床上对眼前已经呆若木鸡的关佳佳揶揄道,神情像极了一个猎人看见猎物掉入陷阱中的得意。

大自然里,动物在遇到危险时第一反应是什么?它会停下所有动作静止不动尽量用鼻子眼睛耳朵哪至于毛发来判断危险源在哪里,危险程度如何。

当危险源确定后,就会分为两个截然相反的反应:倘若对方弱于自己,或者实力相当打得过的情况下就会呲着牙伸出利爪去战斗,可要是实力悬殊,自身弱小难以对抗,则会将全身的血液灌注在腿部用最快的速度逃跑。

叶瑀的一句话犹如一颗手雷顺着耳朵丢进了关佳佳的脑子里,‘轰’的一下炸开,将已经身体僵住的关佳佳一下子吓醒了。

“跑!”缓过神来的大脑第一时间下达命令,她就像是一只逃命的羚羊,转身就往门口跑,反正病床上那个家伙是个瘸子不能走路,抓不住她。

手摸到了门把手,门只要一开,她就按照之前预计好的路线逃出医院,可就在病房门拉开后,门外有两个人站在那里把门口堵住。

这两个人并非是之前的一老一少的警察,而是那个高个子的女警姚梦蕾和救她来医院抢救的彦啸龙,他们正用与叶瑀一样的目光凝睇自己。

关佳佳当即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身体一松瘫软坐在地上。

姚梦蕾冷着一张脸上前一步看着坐在地上彻底呆住面无表情的关佳佳:“关佳佳我们怀疑你和3·26系列杀人案有关,请你和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事情追溯到今早六点三十五分,刑警大队办公楼的特察队临时办公室。

(看正版《罪焰焚心》请到纵横中文网搜索作者楠少叶或书名,朋友们的支持是作者最大的动力,请大家投票支持,小叶写书不易!拜谢!)

“……所以我的计划就是这样,你们意下如何。”叶瑀嘬着吸管,徐徐吸着盒装牛奶里的巧克力奶,两只眼睛依次略过在座的正在用早餐的五个人,最后徘徊在姚梦蕾和牛鑫坤两位队长之间。

“为什么不直接抓捕关佳佳,我们现在有证据足以证明她和杨一凡有关系了,带回来顺着这个线索审问一番不信她不认罪。”牛鑫坤皱着眉头感觉叶瑀的方案有些麻烦,不如直截了当些好。

叶瑀咀嚼着左手里的三明治,右手竖起食指:“第一,我们现有的证据链条虽然确定了关佳佳和杨一凡有很亲密的关系,但并不代表他们联手杀害陈浩东,以及在关佳佳家里弄晕我和姚队长的事儿她也参与其中。”

叶瑀咽下口中的食糜,又咬了一口三明治,然后右手比划了一个‘V’:“第二,从陈浩东被杀,到今天足足过去了七天,在此之前他们不知道有过多少心理预演,设想如果被警察抓到该怎么面对如何应付,尤其是陈浩东死后,关佳佳还能镇定自若的表现的像是一个杀人案件当中受到惊吓的受害者、一个跟案件毫无关系的黑社会老大的情妇,这完全能够影射出她是个有心机、有城府、心理素质极佳的人,这种人的心理防线一旦建立就会很牢固,不是单凭咱们手头上这些证据就能让她认罪的。”

“所以你那次去看关佳佳的时候,谎称杨一凡还活着并且和她住在同一家医院,就是为了利用杨一凡来慢慢攻克她的心理防线?”姚梦蕾放下手中的三明治,顺着叶瑀的思路往下想,明白了叶瑀的用意。

“对,我就是在她心里留下一个锚点,目的就是让她的思维被杨一凡这个锚点所左右,当时我只是怀疑她和杨一凡有关系,但并没有考虑那么全面,直到小白和阿杰拿到的证据,我才推测出杀害陈浩东,杨一凡为主,关佳佳为辅,包括咱俩被杨一凡弄去冷库也是如此。”叶瑀说到这里,右唇角不免上翘:“她要是真的和杨一凡感情深厚,那她知道了杨一凡住院脱离危险了。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去见他一面,我就是要从这件事上,抓她个正着,一举破了她的心理防线。”

叶瑀话音未落,牛鑫坤恍然大悟道:“难怪,你昨天晚上告诉阿杰,吩咐小蔡他们把杨一凡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普通病房的消息泄露给关佳佳。”

第六十一章 天水门

“我们今天就是要给她提供天时地利人和,那么牛队长这一切就要靠你了。”叶瑀淡淡一笑对牛鑫坤郑重地说道。

“没问题,我这就告诉阿杰让他安排,你这出好戏,一定弄个满堂彩!”牛鑫坤也不管手上沾染的面包渣,拍了拍胸脯打包票道。

关佳佳歪着头,面若纸人,浑身好似没骨头一般瘫在椅子上,从医院一直到刑警大队审讯室,她从始至终都是这么一副生无可恋,失魂落魄的样子。

“关佳佳,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只要把你犯的事儿,知道的事儿,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我们可以考虑给你宽大处理。”牛鑫坤不咸不淡的对关佳佳说道。

关佳佳闻言耷拉的眼皮向上抬,灰暗的目光看了一眼牛鑫坤,嗤之以鼻的冷笑,不屑一顾地翻了个白眼:“宽大处理?事情都落到了这个地步,我还怎么宽大处理。”

“我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坐在审讯桌后面的姚梦蕾见关佳佳态度如此强硬,便开口讲解刑法条款希望能够打动对方:“我们已经查出,陈浩东的案子杨一凡是主犯,你只是从犯,你只要把实情说出来,对你判刑有很大帮助。”

关佳佳将她那冰冷的目光转向姚梦蕾,默不作声的瞟了后者一眼后,又垂下眼皮。

这种沉默的不配合着实让牛鑫坤和姚梦蕾感到挠头,若是没有关佳佳的口供,仅凭现有的证据链,无法还原当时陈浩东被害的真实过程,更重要的是,特察队想从关佳佳的嘴里得知一些关于曼陀罗组织的线索。

“从轻处罚刑期较短;减轻处罚可以提早出狱;免除处罚更是可以判你直接释放”叶瑀面无表情的凝视着关佳佳,上下嘴唇翕动,声音从口中传出不重不轻,却清晰的传入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拿起审讯桌上的一份文件,一边低头看着,一边好似自言自语,又仿佛是说给关佳佳听。

“儿子死了,女儿又进监狱,杨芳芳含辛茹苦养大的一双儿女竟然落得这般下场,自己还重病缠身整日被病魔折磨却无人在床头尽孝啊。”

关佳佳瞪着一双大眼睛,惊愕的盯着叶瑀。“你怎么知道我妈妈的名字!”

叶瑀之所以知道关佳佳是杨芳芳的女儿,这可要归功于昨天从庆城县风尘仆仆赶回来的阿杰。

按照关佳佳户籍所在地,阿杰在当地警方的帮助下很快就找到了居住在庆城县关家村的关佳佳的家人,实际调查后发现关佳佳所言非虚,她的父亲早在关佳佳十岁那年就因病去世,她妈妈也在同年被车撞死。

家里就剩下一个奶奶,一个大伯和大伯家的妻儿,还有一个叔叔和其妻儿,不过这几个人均表示,已经很多年没有同关佳佳有过联系,就连关佳佳在F州打工的事情,也是他们头一次从阿杰的口中得知。

在交谈中阿杰注意到关于关佳佳,关家人似乎没有什么了解,对于她的生活状况也毫不关心,甚至可以说有些冷淡。

这令阿杰心生疑惑,这么多年他下乡办案调查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他知道农村重男轻女的情况比较严重,女孩在家里不怎么受重视,但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亲孙女、亲侄女,作为奶奶,大伯叔叔的,又是关佳佳在这个世上为数不多的亲人,多多少少也要装装样子,最起码问问孩子过得好不好,可这家人的表现就好像陌生人一般。

看关家人的态度,阿杰清楚想从他们这里答疑解惑的可能性近乎于零,怀揣着这份质疑,阿杰又向关家村当地的村民和村长询问,农村不比城市,在农村人口较少,彼此又知根知底,很少有什么事可以藏得住的,果然,在问过几个上年纪的老人和老村长,阿杰又意外知道了关佳佳舅舅居住的村子,他又前去关佳佳的舅舅家询问关佳佳家庭情况,多方调查终于明白了为何关家人对关佳佳不管不顾,一问三不知了,去其糟粕聚积精华,阿杰大致能够想到当年事情的来龙去脉。

二十多年前,关家老二是第一批进县城打工的人,带着新婚不久的老婆,俩人在县城的酒店里找了个还算不错的工作,关老二做后厨,他老婆则在餐饮部做服务员,孝顺的他每个月都能往家里邮寄一两百块钱,这在当时的农村可谓是一笔不小的收入,足够一家人吃一个月的了。

按道理,关老二每个月给家里那么多钱,他在关家的地位应该不低吧,可事情往往不随人愿。

二十二岁结婚的关老二夫妇俩在县城一干就是五年,每年只有过年才能回村里住几天。

刚开始两年回家还好,父母和兄弟对自己都笑脸相迎各种嘘寒问暖,他知道一部分是对自己的亲情思念,还有一部分则来源于他每回回家都给家里带回很多城里才能有的好东西。

父母家里第一台熊猫牌电视机是自己不辞辛苦一路背回家的;大哥结婚的时候他专门送了一个双磁带录音机还有一箱子的港台明星的歌曲磁带;三弟一身的衣服和球鞋可谓是引领农村潮流让其他同辈青年人羡慕不已,也是他过年回家前特意去当地最大的国外品牌服装店,按照电影明星的衣着打扮买的。

可到了第三年,父母的态度可就不像往年了,古语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大哥晚他一年娶妻,却在第二年就生子,而且还是个带把的儿子,三弟虽然今年年初才结婚,但等他回家发现弟媳妇的肚子也隆起差不多枕头大小,据村里算命的张瞎子说,老关家又要添一个孙子。

想想自己结婚也有三四年了,但老婆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在城里见过世面的关老二倒没觉得什么,城里三十几岁要孩子的人有的是,先立业赚钱,等稳定后生孩子是夫妻俩达成共识的,他在后厨干的不错,今年刚刚考到一级厨师证,他老婆也因为努力被领导赏识,听说下一年有意培养她当服务员领班。

但思想封建的老人可不这么想,儿子儿媳妇再有出息工作再好,不能延续香火那总归不是个事儿。

打第三年开始,两位老人尤其是他母亲旁敲侧击的暗示或者明示,他们老大不小的了应该要个孩子了,他老婆也被婆婆数落连个蛋都没下一个,另外两个儿媳妇多给老关家长脸,刚一进门没多久就怀了关家的种,之类话不厌其烦的说来说去,本来回家是开心的事儿,可从那以后,过年回家就成了关老二夫妻俩最头疼堵心的事儿。

转载请注明:《第三十三章 中入圈套_通天之路有声小说